Home


终于还是提前回家了,到今天已经在苏州待了有4天了。
回想过去的一周,很累,也许可以说充实吧。
上个周末开始赶图,为了最后的那两张1#和3#图纸,画了一天两夜,每天只有3小时睡眠,终于赶在了周一前完成了,周一以为考试,但是延期了,正好准备一下按计划回苏州,修整一下,一大早,起床往上海,在南京路走了反方向,最后好不容易打到车,终于开会没迟到。
中间的老外英文都有口音,美国人口音还好点,韩国人的口音最奇怪,中国人的中文也发音不好,苹果中国的家伙都奇怪,难怪Jobs是CEO,最起码美式英语还算不错。
中午的自助餐没什么好吃的,Cheese Cake味道不错而已,一个女孩拿盘子的时候差点撞上我,之后对我笑,我觉得她笑起来还是有点可爱的,之后我感觉老有被注视的感觉,于是找了一个背对她的桌子坐下。我想起来,我最早做在第4排,洗手间回来后旁边多出来的那个Girl就是她,当然他们一伙似乎都认识,我很奇怪。之后我看第一排很空,就换到了前面最中间,投影看起来有点累。
会议中间认识了一个南航的家伙,人还不错,先告诉我同济有个苹果实验室,我不以为然,然后说这里有一半的人都那来的,特别是那些同龄人,几乎都是的,我觉得自己很异类,至少不是同济的,还是对他们不以为然,想起来前面说的一伙人大概都是那里来的。还说刚才坐我边上后来提前走人的老者是一班里很有名的老Fans,的确很老,我听见的话是他说自己老家苏州,还说自己用的PowerBook是867老火锅,这是经他说了以后我唯一记得的。一起去车站的路上聊了很多,最后留了联系方式,最后要求开学后要我共享一下Tiger安装盘。。。。。。
唯一的一次真正的掌声来自一个工程师说苹果中国要翻译著名的Cocoa编程的教材,并且要在网站上共享。其实后来我开始放弃自己做软件开发这个念头。
说完了上海的事情,回到苏州,睡了一觉,计划着回南京怎么着。
中午回到南京,听说当天下午可以答辩,准备了一下,主要是打印,报告有40多页,恐怖,和图纸一起塞进文件袋,到了一次没去过的绘图教室,我们班里很冷清,对面的几个和隔壁的数个都是热火朝天,制图板和桌子什么的堆得人都走不过,和几个朋友打了招呼,看过他们的进度,大家一起抱怨了一下,之后共勉要坚决完成任务,呵呵,我看到了我们的教授来了。得知果然可以答辩,几个提前完成的人比如我就急着跟进了教员休息室,临时增加的答辩将在那里,我们都念着,早死早超生。黎明前的黑暗是格外的黑,我就糊里糊涂的结束了答辩,是第二个,当然是抢着的,当然漏洞还是不少的,设计还是不足的,功夫还是不够的,优点当然是没说的。教授记忆力很好,因为他还不老,说我电子版邮件是中午发的。
第二天微机的实践理论考,是极其混乱的,考场都有要抢的,文科的学弟学妹们占了我们的教室假模假样的考高数,我们在外面呱噪,惊动了监考,她假模假样的制止了我们,并且请求教务处的小年轻给我们换考场,但是我们的老师还没有出现。于是我们很自觉的听从了安排,大家都笑嘻嘻的。感觉有点疯狂。教务处的那位女青年,之所以不是纯粹的教务处的家伙是因为态度很好,谦逊有礼,所以我们也无法继续呱噪了。找好位子,发现原来大家都坐一起啊,晕,啊,欢,找好同一个课题的数位同好,呵呵,大家开始在那里共享资料,这是继大学生守则和马哲之后第3次的肩并肩考试。大家更疯狂了,老师还没有出现,于是我说教育事故就这样发生了。和一个舍友在走廊说话,楼下的走廊走出一条牛崽裤,我看了眼,她一闪而过,却抬头看向我们,哦,原来是小天津。是小天津吗?哦是的,是她,哈,我们无聊的在笑,她跑很快似乎害怕迟到。我觉得那天的确是乱糟糟的。考试在老师的姗姗来迟之后开始,接着宣布开卷,下面的家伙们乐翻了。他发卷子和答题纸的方式给愚蠢这个词一个完美的解释,但是我们都极其快速的完成了,之后和报告一起交了上去。
之后的下午我按计划回家,经过了坐反地铁和车站的狂奔之后终于赶上了火车,在它开走的10秒之前。姑姑在门口等我的时候说不用进去了应该是来不及了,然而我的经验和直觉又一次获得了胜利。

2 comments:

shi said...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蘑菇头很帅啊!!

shi said...

希望以后看到只是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