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Different, Do Different.


在我的很多的东西里面Think Different, Do Different.一直是一个重要的主题。甚至我有把各种各样不同设计的这几个字母放在报告,幻灯的末尾,近乎等于Icon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前段时间决定停止更新的时候用上这样的图片。还有一句便是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对于后者,我有时候更喜欢中文的翻译,非常棒,智有所不明,物有所不足。其实很多时候不同,或者个性本身都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如深究一个问题,最后多半是引出另外一个问题,有时候思考不过让人更迷茫,所以有时候觉得人生便是那样的无奈无望的集合,而不得解脱。
回过来说个性的问题,有时候觉得自己听不同的音乐,看不一样的书,说不一样的话,似乎很厉害,甚至是用不一样的东西,比如Mac,iPod,Palm,BlackBerry之类很多的东西。这样的思想作祟下,有时候很不喜欢发现有人和你一样,有点类似女生害怕和别人撞衫一样。但是是不是你看的书别人都看你就很差劲,你看别人不看的东西就很厉害呢?或者是不是不同就很好呢,再或者说,只有那些不被大众接受的不流行的才是好的呢。又或者说大众是没有能力认识到好的东西的呢?就如同流行的东西是不是都很糟糕呢?
后来我觉得我只要真正的做我自己就是了,我开始做平面设计,帮朋友啊,学校啊,之类的。都是非盈利的设计东西。还是很受欢迎的,但是我真的做得很糟糕吗?一件作品之于自己其实是一个思想传达的工具,我相信大众是有审美能力的,之所以很多东西好但是没有被接受,是因为传达方式,或者环境的因素。流行的并不都是坏的,而不流行的也不见得都好到哪里去。而个性这样的东西便是那样存在在你身体里的东西,想有它不会来,想改它改不了。骨子里的东西。
我一直对Apple现在的产品嗤之以鼻,从没有好的评价。静下来我会想为什么,是因为现在销量好了吗?因为普及了吗?还是别的什么,但是为什么我也用BlackBerry Google之类的,我看到它们的成长却很高兴。我开始迷惑我到底抵制的是什么,为什么我觉得Sun开放系统到x86平台我觉得不错,Mac用Intel处理器我却觉得太糟糕了。很多东西很流行,我也觉得不错,但是有的东西流行了,但我却觉得很糟糕呢。后来觉得真正影响我的是他们中间的思想。所以是不是商业上有成功其实也没什么,但是关键是其中的思想和个性,面对苹果的变革我觉得他在失去原来的是Think Different的个性和文化,而在看到Google的时候他们很不同,很成功,也很流行,我觉得这样的公司很棒,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句话体现在早期的Apple,后来的Palm,今天的Google。
Cheer的新专辑比以前更受欢迎,有人说那是因为迎合市场的一张商业上的成功,而音乐上的失败的作品。但是正如我上面说的,我觉得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很多东西只有体会了才能知道真正的不同在哪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比如The Beatles曾经很流行,现在很少人听了,但是我觉得他们真的很棒,每次听到的时候都会幻想那个年代,我觉得自己所属的年代。但是我觉得我的不同不在于听很少人听的摇滚就不同,就有个性,而是我听同样的东西,不同的体会。看同样的书,有的东西能个我特别的启发,也许作者不会知道,另外的读者也不会知道,比如我看一些很少人看的书,但是也看像村上春树,这样很多人读的作家,他的几本书的确给了我特别的感觉,比如寻羊冒险记,舞舞舞,还有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最后一本不出名,但是我很喜欢的就是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但是我现在不会因为很多人知道村上,我就觉得他很糟糕。其实只要一个创意工作者在面对商业的时候能保持冷静,坚持自我,他们的作品就不会很糟糕。但是我依然讨厌那些设计出来的噱头,背后是空洞的脑袋,和功利的驱使。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一些坚持,一些癖好,习惯之类的东西和你的不同并没有本质的关系,人与人的不同本质上在于思想,而不是依托外在的什么东西。
想了很多,然后我想有个人说自己很喜欢老鼠爱大米,我是不是应该觉得他很恶俗,很糟糕呢,还是应该想一想,是不是那首糟糕透顶的歌个过他不同的体会,或者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后来想想,这也是有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很有个性。又或者有人很喜欢Cheer,但是Cheer很有个性,他的Groupies就有吗?有的人不过是喜欢她的个性或者声音,而那个人自己却没什么不同的,不过是他知道Cheer并且喜欢她而已。大多数她的Groupies和别的什么人的Fans也许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于是我还是关于个性这个东西的表征判据这个问题很迷惑。于是我应该说现在为止我还是没办法从表象上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很特别。甚至相反的是多数看上去把自己搞得怪里怪气的多数是很糟糕的家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