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st



......

偏见或歧视
源自同样的恐惧与无助
我们本能的保护自己 保护所爱的人
因为宇宙中再没有比生命更美好的奇迹了

也正因如此
我们更应该直面软弱
学会去拥抱那些迅速凋零
却仍不屈绽放着的生命
......

worldaidsday.org

ego.idol - W.A.D

Dec.



好久不见......

现实再坚硬 唯有精神才是生命
必须记得自己到底是谁......

Steven's blog



最近突然想得更多了
才意识到一些事情
但也许太晚 这样的我
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感觉自己的堕落
也许我是一贯如此
颓废 忧郁 一点都不酷
因为 “让人担心”
以爱的名义 都是严重的负担

好希望每次都可以坦荡荡的说
我真的做得很好 认真的生活
可不用说 就那么底气不足
被感动是一回事 惭愧也是同一回事
......

手机被车门夹扁了
于是我又开始用硕大的黑霉
嗯...有人可以猜到吧...
我尽力在避免谈论物质话题
现实中的我 非常依赖物质......
依赖到我自己都开始痛恨自己

还是想说说创作 老实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个感觉了
比如能投入去做点什么
近来都很容易被打断 主要是被自己
被很多莫名的东西围绕 困扰......
我不想找借口 绝对是自己的不应该...

记得那样冲动的感觉 就如同夏天早晨的惊醒
但现在弱到只在Moleskine上草草记上一笔
感觉如同赊欠一样......看起来我都觉得可笑
因为久了都看不出 回想不起都是什么了

由于Presentation的需要
又嫌预制的模板都太丑......
我就这样开始设计平面的东西
很简单的东西......那时是乐趣
而今思考却如同在磨损自己的思想

从小想过尝试过各种各样的事
差别很大 但总以为他们的共性
让我再次拿起时都还会爱上它们
可是有的事持续着就会显露出负担
最纯粹的感动总只那么一瞬......
而有人就能为那一瞬就搭上他们的一生

每天醒来都有一个原本而全新的自我
虽然人能走无非都是自己的路......
也没有比当下更真实的自我
但坚持 依然是对内心的忠诚 对美好的不妥协
......

最近有人让公鸡创作 还有
经常引用的猩猩与抽象派
看来 形式上的艺术已经死透了
形式上的设计也差不多该死了吧

人类意识是不是通过这些行为得以呈现
也许就看人的那张能陈述观念的嘴巴
你可以说表达观念不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双手
我理解.......绝对......
确切的说公鸡和猩猩的表达非常吸引人
胜过奥运开幕式 画布上翻滚的人类

可见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睿智且荒诞
像 一锅搅拌着人类意识的糨糊......

K


无理由的感觉某种东西在消失

围绕的没有真实......
也不会有透彻的理解
......
能把人逼疯的都是自己吧......
写博绝对可以纪录下人的愚蠢

11-19



每当我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时候
有那么些人 让这个世界美好起来
我才告诉自己 一切都不会那么糟糕
只有感觉到我的痛苦是多么渺小
我才知道
如何去面对和感受他们的勇气 爱 与坚强
......

11.



有太多地方太熟悉
让我
害怕离开一个地方
也害怕前往一个地方

在类似的地点
上演类似的场景
也不知在得到什么
或正失去着什么

每走过一步
即便是如此的轻
我依然不清楚是幸福和快乐
还是夹杂着淌出的血与泪

如果爱我
不要告诉我该去向那里
因为爱你 我想燃尽我的一切
只是我太容易痊愈与忘却
转过身我就能用微笑面对你
......

L.M-Tape



......

Tape.



去年拿着盒卡带到处找机器放
真的好辛苦 这才发现
原来都已经是那么遥远了......

载体变化 很多歌手也都面目全非
更多事物在偏离其本质
或许是创作被引入了歧途......
为了轻浮短暂而直接的瞬间吸引

10年了,Cheer的第一场内地个唱
为什么在北京呢 其实我知道应该在那
不去......因为我不想一个人......

她只要简单 或安静 或摇滚的唱就足够了
......

今天看同学的主页,还有朋友的留言
我觉得过去的生活如同桌上的卡带
很清晰,但是却如同找不到Player一样
不知道如何回放......很近 却无比遥远

生活本身就是一种对自身的损耗
一直这样觉得 最近特别强烈
于是我似乎总很迫切 却什么都不做
......

一个人郁闷的时候可以彻夜的不睡
夜间用脑 凌晨神经会变得极其敏锐
烦躁的时候还有群人可以一起疯......
那时候 做什么 我都觉得很像我自己

Nov.



我们都 或曾 拥有一颗不安的灵魂
而心中的梦想不应只在黑夜之中徘徊
......

如果这个世界对我做了什么......
那它一定改变了我
即便是那么 羸弱 渺小
也让我产生了去改变它的欲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