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pe.



去年拿着盒卡带到处找机器放
真的好辛苦 这才发现
原来都已经是那么遥远了......

载体变化 很多歌手也都面目全非
更多事物在偏离其本质
或许是创作被引入了歧途......
为了轻浮短暂而直接的瞬间吸引

10年了,Cheer的第一场内地个唱
为什么在北京呢 其实我知道应该在那
不去......因为我不想一个人......

她只要简单 或安静 或摇滚的唱就足够了
......

今天看同学的主页,还有朋友的留言
我觉得过去的生活如同桌上的卡带
很清晰,但是却如同找不到Player一样
不知道如何回放......很近 却无比遥远

生活本身就是一种对自身的损耗
一直这样觉得 最近特别强烈
于是我似乎总很迫切 却什么都不做
......

一个人郁闷的时候可以彻夜的不睡
夜间用脑 凌晨神经会变得极其敏锐
烦躁的时候还有群人可以一起疯......
那时候 做什么 我都觉得很像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