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5



既然是过程又为什么要问得到了什么
那天走向小饭馆的时候 我这么想

昨晚月亮刚升起的时候
昏黄硕大得有种末日气氛
突然想不起在被它照耀着的这里
曾经肆意挥洒了多少无望的青春

......

说点不着调的......
最近一件奇异的产品问世了
new iPod Shuffle (2009)

07年D5上SJ说Apple视自己为软件公司
造型不过是个Beautiful Box......
的确他们的造型语言已经很贫乏了
但是从新Shuffle之类的新品
可以看到软件和工艺变成了关键
这些细节不是如过去般让我们惊讶
而是驱使我们去仔细研究这是怎么做到的
比如多芯片封装技术
14种语言的VOICEOVER
还有特种的外壳成型工艺
我请教幸福同学 一瞬间他也被难住了
很神奇 他说也许要去请教专业的老师
我问活动型芯能做到么 他觉得应该可以

当然最让人难忘的是新的交互方式
说到这个交互方式和VOICEOVER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在纠结
关于实现不依赖视觉的交互方式
如果当时有新Shuffle那么我就多了个例证:
依靠听觉的交互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和烦琐
被机器的读音和提示音打搅的音乐
还有被赋予了5种操作方式的一个按钮
必须数着数或者读着秒来区别功能
Apple Style的用户体验就是这样么?
还是过于的自作聪明了......

记得数年前Shuffle的广告词
Life is Random.
我叫好说Apple又开始贩卖概念了
于是这次我想当然的以为
那个按钮只是随机切换一首的功能
就我长期使用iPod的习惯来说
最多的操作也就是下一首 我喜欢Random...
显然Apple不想让这个概念更纯粹
而要通过技术赋予此金属块更全面的功能

这也是个好例子 关于
简化界面对操作效率的影响
显然减法做过头的界面要实现必须的功能
反而会造成烦琐和学习困境
我在想像如果我妈这样的抵制技术进步者
该怎么和她解释同一按钮按下1/2/3次的区别
以及长按才能打开的VOICEOVER
还有更长的需要等待提示音的列表切换

想到有个主角是个四眼家伙的视频
介绍只有一个按钮的MacBook
类似的简化界面 只是输入Z简直让人想自杀
哦......还有SNL上那个fake SJ
也许该问问Jonathan看过这些没
至于SJ......
老人家身体不好四眼最好别去打扰他休息

不论Shuffle是不是好用
以及加减法是不是做错地方了
总之这东西当然是很特别的
所以作为Apple的噱头产品
它已经成功了......
我也觉得它已经什么都不缺了
要挑骨头的说 它唯一缺少的
也就是用户入门中最低系统需求外
还需注明操作者的最低智商要求......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好像总是先有个想法然后再替这个想法想些好听的概念去贩卖,可能所谓好用易用也就是曾经用过的众多概念之一吧,这次用不用无所谓,关键是那个“想法”是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并且他们能实现,很商业

Ice said...

终于可以评论了!